脫貧攻堅 書寫偉大傳奇-人民數字聯播網
廣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過廣告 跳過廣告

脫貧攻堅 書寫偉大傳奇

2019/10/16 9:41:10



7億多

我國農村貧困人口減少7億多,對世界減貧貢獻率超過70%

1.7%

6年來,農村貧困發生率由10.2%降至1.7%,832個貧困縣已摘帽436個


這幾日,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區橋爐村的明天軍忙著把谷子晾好裝進糧倉。剛脫了貧,他的勁頭一點兒也沒減,又是種菜又是養殖:“摘帽還不摘政策,當然得加油干,更好的日子還在后頭呢!”

河南省正陽縣王大塘村,花生豐收的喜悅還掛在村民臉上,這不,村里又迎來了一件喜事——扶貧車間建成了!小花生上了生產線,一下身價倍增,變成脫貧致富的“金豆豆”。

中國大地,這樣的生動故事不斷上演,匯成波瀾壯闊的“脫貧答卷”——農村貧困人口減少7億多,對世界減貧貢獻率超過70%;黨的十八大以來,6年累計減貧8239萬人,交出了我國減貧史上的最好成績單……

“70年來,中國人民發憤圖強、艱苦創業,創造了‘當驚世界殊’的發展成就,千百年來困擾中華民族的絕對貧困問題即將歷史性地畫上句號,書寫了人類發展史上的偉大傳奇!”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招待會上的鏗鏘話語,振奮人心、催人奮進。

久困于窮,冀以小康。當前,脫貧攻堅進入全面收官的關鍵階段,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觸手可及,“不獲全勝、決不收兵”,我們將迎來新的歷史性跨越。

不忘初心,接續奮斗,實現惠及人口最多的減貧進程

剛剛過去的國慶黃金周,江西省井岡山市神山村彭夏英家里,一撥撥游客紛至沓來。“多虧了好政策,讓咱從‘熬日子’變成‘奔日子’!”炒得一手好菜,紅色故事娓娓道來,彭夏英家的農家樂生意越來越旺,一年收入10多萬元。

剛度過脫貧后的第一個國慶節,陜西省志丹縣賀老莊村的曹志宏就忙上了。10畝果園產量4.5萬斤,收入超8萬元,紅彤彤的蘋果讓他綻放笑臉。

兩個家庭命運改變的背后,映襯著同一曲脫貧攻堅的時代凱歌。

消除貧困、改善民生、逐步實現共同富裕,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,是我們黨的重要使命。新中國成立以來,我們黨帶領全國人民持續向貧困宣戰,從救濟式扶貧到開發式扶貧再到精準扶貧,我們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扶貧開發道路。改革開放以來,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,脫貧攻堅戰力度之大、規模之廣、影響之深前所未有。

這是一諾千金的莊嚴承諾:“確保到2020年所有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一道邁入全面小康社會”“決不能落下一個貧困地區、一個貧困群眾”……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脫貧攻堅擺在治國理政突出位置,全面打響了脫貧攻堅戰。

這是誓在消除絕對貧困的攻堅決戰:“五級書記”抓扶貧,累計有278萬名駐村干部、43.5萬名第一書記扎進脫貧一線,帶領貧困群眾攻堡壘、拔窮根,向絕對貧困發起總攻。

這是全黨全社會動員的廣泛行動:在深度貧困的四川涼山,一支支工作隊扎進貧困山村;在貴州大石山區,一家家企業讓當地的土特產飛向全國;在貧瘠的西海固,一個個東西扶貧協作項目帶來活力……從東北林海到西南邊陲,從烏蒙山區到秦巴腹地,一張張軍令狀直指最難啃的硬骨頭,攻堅火力更集中,舉措更有力。

6年多不懈努力,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進展:農村貧困發生率由10.2%降至1.7%,832個貧困縣已摘帽436個,12.8萬個貧困村退出10.2萬個;貧困縣國內生產總值年均增速高出全國平均水平2個百分點,發展能力明顯增強;2018年貧困地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371元,相當于全國平均水平的71%,行路、吃水、就醫、上學等難題逐步改善……貧困地區發生歷史性巨變!

“預計到今年底,全國95%左右現行標準的貧困人口將實現脫貧,90%以上的貧困縣將實現摘帽。再經過2020年一年的努力,中華民族千百年來的絕對貧困問題將得到歷史性解決。”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介紹說。

精準扶貧精準脫貧,扶到了點上,扶到了根上

湖南花垣縣十八洞村,苗歌唱出好日子:“增收門路廣,票子進衣兜;天天像趕集,往返人如流。”產業興村,家家戶戶多渠道增收,村民收入5年增了6倍多。

發端于這里的精準扶貧,成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基本方略,在各地落地生根。

——扶持誰?扶貧開發瞄準“靶心”。

在全國,80多萬人進村入戶,逐村逐戶精準識別,“貧困家底”首次實現到村到戶到人。之后開展建檔立卡“回頭看”和甄別調整,全國貧困識別準確率達到98%以上。

——誰來扶?駐村幫扶派準干部。

“小魏書記真行!”提起第一書記魏皓陽,河北省臨城縣西冷水村的貧困戶連聲夸贊。這位來自中央和國家機關工委的“85后”敢想敢干,“無中生有”讓村民們走上了脫貧快車道:荒坡上長出大棚香菇,薄地上長出富硒產業,擦亮品牌賣全國。

像魏皓陽一樣,全國累計選派300多萬名縣級以上機關、國有企事業單位干部參加駐村幫扶,這些精兵強將帶領貧困群眾脫貧攻堅,打通精準扶貧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——怎么扶?選準路子拔窮根。

“以前在山里住的是杈杈房,漏雨又漏風。現在的好日子,過去只在電視上看過,真是想不到!”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鹿馬登鄉赤灑底村,一排排新房整齊,余友鄧一家去年搬到這里,經過縣里免費培訓,他在街面開了維修店,去年總收入4萬多元。

每個脫貧故事背后,都是一個系統工程。實施“五個一批”,精準滴灌,缺什么就補什么,越來越多的貧困戶找到脫貧“金鑰匙”:易地扶貧搬遷將完成1000萬人的建設任務,就業扶貧累計轉移就業2470萬貧困勞動力,健康扶貧累計救治1435萬貧困人口……

——如何退?精準脫貧確保質量。

實行最嚴格的考核評估,第三方評估人員隨機抽取并實地調查農戶,收集識別準確率、退出準確率和群眾滿意度等信息。逐戶銷號,脫沒脫貧要同群眾一起算賬,讓群眾認賬,力保脫貧成果經得起檢驗。

聚焦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突出問題,精準發力。從中央到地方主攻深度貧困,2018年“三區三州”貧困發生率下降6.4個百分點,高出西部地區平均降幅3.3個百分點。

精準扶貧,關鍵是扶到了點上,扶到了根上。過去6年每年減貧1200萬人以上,平均每分鐘近30人摘掉貧困帽子,一舉改變了以往扶貧新標準實施后減貧人數逐年遞減的趨勢。

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這樣評價:“精準減貧方略是幫助貧困人口、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目標的唯一途徑,中國的經驗可以為其他發展中國家提供有益借鑒。”

黨的領導是根本,各方參與是合力,群眾動力是基礎

中國為什么行?許多國際觀察家都在解讀我國的“脫貧密碼”。

最根本的一條,就是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。在脫貧一線,黨員干部沖在最前、守到最后,一面面鮮紅的黨旗,凝聚起磅礴的攻堅力量。

姜仕坤,貴州省晴隆縣原縣委書記。“只要縣里還有一個人沒有脫貧,我就不能休息”,6年時間他行程60萬公里,磨穿了鞋底,跑白了頭發,全縣貧困發生率從52.2%降至25.1%,但他卻倒在了46歲的英年。晴隆老百姓含著眼淚說:“姜書記是為了貧困群眾犧牲的。”

安徽省界首市代橋鎮茶棚村黨總支委員柳西周去世當天,昏迷中偶爾清醒,嘴里念叨的,竟然還是貧困戶的名字。

文朝榮、李保國、黃文秀……截至2019年6月底,770多名扶貧干部犧牲在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。

萬夫一力,天下無敵。大扶貧凝聚起“脫貧力量”。

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有一道亮麗的“風景”:?2627個民兵扶貧小分隊,穿著迷彩服奔忙在貧困山鄉。在扶貧小分隊的幫扶下,曾一度“躺倒不干”的貧困戶張岸鋒,成了當地的“石蛙大王”;曾隔斷紅土鄉天落水村2700多人出行的滔滔董家河,如今一橋飛架……

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。眾人拾柴火焰高,全國17.68萬個黨政機關、企事業單位傾情幫扶,全覆蓋12.8萬個貧困村;7.64萬家民營企業結對幫扶,1000多萬貧困人口受益……社會主義制度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越性充分顯現。

脫貧有多難,群眾就有多拼。好日子是干出來的。廣大貧困群眾不等不靠,擼起袖子加油干。

“幫扶政策再好再多,自己不努力,金山銀山也會吃光用光。”回憶起脫貧路,江西省萬安縣韶口鄉石坵村村民蔡紅蓮感慨萬千。丈夫早逝,兒子殘疾,她起早貪黑,種稻種果還打工,累得頂不住時哭一場,哭完繼續干活,硬是用柔弱的肩膀撐起了全家的天。

四川省通江縣柳林村李國芝家的墻上,“寧愿苦戰,不愿苦熬”八個字振奮人心。在李國芝眼里,脫貧摘帽就是一場戰斗。“為栽花椒樹,3年前我在山坡上砍荒,到處是荊棘,雙手流了很多血。但要想脫貧就不能當懶人,堅持到底才能贏。”

一份份付出,一分分努力,匯集成脫貧攻堅的偉大勝利。更為可貴的是,在實踐中,我們形成了不少有益經驗——加強領導是根本、把握精準是要義、增加投入是保障、各方參與是合力、群眾動力是基礎。這些經驗彌足珍貴,將激勵我們去戰勝一個又一個新的挑戰。

歷史性解決絕對貧困問題,全面建成小康社會,中華民族的千年夢想將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中實現,責任重大,使命光榮。只要我們一鼓作氣,盡銳出戰,一定能書寫人類減貧史上新的輝煌篇章!



文章標簽:


相關推薦

  • 黨建引領創新  樹穴格柵治揚塵

    黨建引領創新 樹穴格柵治揚塵

  • 書展迎來小讀者

    書展迎來小讀者

  • 多家超市售賣假星巴克咖啡 食藥監部門介入調查

    多家超市售賣假星巴克咖啡 食藥監部門介入調查

評論

0/200

用戶評論0


登錄

不能為空

亚欧乱色国产精品1024手机看片旧天堂中文有码欧美国产日韩欧美国产日韩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