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讓“倍速播放”主宰我們的生活-人民數字聯播網
廣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過廣告 跳過廣告

不要讓“倍速播放”主宰我們的生活

2019/9/26 11:30:12



如今,大多數視頻平臺配備了“倍速播放”功能,提供從慢速0.5到正常速度2倍速,甚至還有“只看TA”的多樣化播放選擇。拿著平板電腦開著倍速播放,一晚上刷完十集二十集,第二天聲稱“看完”、交流劇情成為年輕人生活的標配。

調查顯示,在18到40歲年齡段的受訪觀眾群里,將近七成(67.38%)會在觀看視頻節目時使用倍速播放功能。

年輕人為何喜歡“倍速播放”?

首先令人想到的是,一些電視節目“注水”現象比較突出,動輒七八十集,又臭又長,跳著看已然是一種尊重,如果不支持“倍速播放”,恐怕許多人已經棄劇了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這可不僅是“注水劇”的獨有待遇,一些被世人傳承的經典作品,無論拿了多少獎,被怎樣好評,許多人仍然選擇“倍速播放”。這種新的閱聽形式,充滿了焦慮、急迫,也催生了媒介的刻意迎合,除了“倍速播放”外,隨時互動的“彈幕”,無處不在的“打賞”,“5分鐘看完電影”等縮減版,都成了一種常見現象。

從媒介的角度來看,“倍速播放”等許多新功能,其實是爭奪觀眾注意力的一種表現。在大眾媒體時代,信息傳播渠道的單一性,決定了電視劇《渴望》可以做到萬人空巷,金庸系列影視劇風靡一時,電視因此是單向灌輸的;再后來,電視節目多樣化,而大眾注意力是有限的,人們不可能同時看這個和那個,于是更加重視節目吸引力,以收視率為評判標準;互聯網時代,大眾的選擇越來越豐富,各種電視節目、綜藝節目和短視頻等爭妍斗艷,都要爭奪大眾注意力,于是催生了“倍速播放”等新功能。

不必放大“倍速播放”的功能作用,但回望簡明的電視媒體歷史,我們能依稀看到一種發展趨勢,即人們越來越難以擁有時間。喬納森·克拉里的精彩著作《晚期資本主義與睡眠的終結》講到,人們清醒和睡眠的界限正在被侵蝕,與之相伴的是一系列其他重要界限的消失,比如白天與黑夜、公共與私人、活動與休息、工作與休閑,人們進入了一種無眠狀態。“5分鐘讀完一本名著”“10分鐘帶你了解歷史”……這些速成的辦法格外受歡迎,可以說是“碎片化”的精妙注腳,是當下媒介環境的真實反映。

以“倍速播放”為代表的快餐文化,特點是快,人們在很短時間內,就知道了故事的脈絡、記住了人名、積攢了談資,但代價是剝離了豐富的內容,體會不到浸入其中的感受。如果是又臭又長的肥皂劇,匆匆掠過也不算是浪費時間,但對于舉世公認的經典作品,其中的草灰蛇線、伏脈千里,細節的真情實感、表達理念,需要我們投身其中去細細體會。而且需要認識到,視頻這種媒介形式,雖然它直觀、形象和快速,但人們很難產生記憶點,也沒有時間進行聯想。就這點而言,我們不能因為視頻好看就遠離了文字。

總而言之,“倍速播放”是很好用,但它只是消磨時間的一種方式而已,千萬不要讓它主宰我們,并占用我們太多的時間。

相關推薦

  • 警惕“摩斯密碼”對母語的蠶食

    警惕“摩斯密碼”對母語的蠶食

  • 人民日報評論:堅持思想建黨理論強黨

    人民日報評論:堅持思想建黨理論強黨

  • 人民日報評論:認真貫徹主題教育總要求

    人民日報評論:認真貫徹主題教育總要求

評論

0/200

用戶評論0


登錄

不能為空

亚欧乱色国产精品1024手机看片旧天堂中文有码欧美国产日韩欧美国产日韩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